國務院信息:
省政府信息:
社會治安持續向好新指數 2019年昆明市132天無“兩搶”警情接報
[發布時間:2020-01-10 08:14來源:昆明日報]

76771578589527586

特警和派出所民警在街面開展工作。 昆明市公安局供圖

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金碧派出所副所長柳甘泉最近有點“慌”——轄區內太平靜了,靜得總讓人擔心是不是暗地里藏著什么貓膩。在2017年7月底的時候,柳甘泉也這樣忐忑過,7月底到8月初,金碧派出所轄區內連續19天刑事案件零發案,作為一名老警察,他最怕這樣的“歲月靜好”,怕風平浪靜的背后憋著大案。

金碧派出所轄區面積不大,僅1.57平方公里,但這里是昆明市的中心地帶,密集分布著6個社區、3家醫院和9所學校,還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商場店鋪,偷盜、扒竊、搶奪、搶劫等財物類案件發案率較高。在人流如此密集的區域,又是暑期發案高峰期,連續多天沒有案件接報,總讓人覺得有些不太對勁。直到第20天,柳甘泉總算“放心”了,金碧派出所接到了一起電信詐騙案件,所里有得忙了。

“2016年以前,所里每天的接處警量在30起以上,2016年到現在降到每天9起左右,如果哪天值班的時候接處警超過10起以上,都值得向同事說道說道。”柳甘泉說,“技防工作做上去以后,破案率提高了很多,對不法分子的震懾力也提高了。”

2019年,昆明市刑事警情同比下降3.2%,刑事破案率同比上升3.8%,“兩搶”警情同比下降52.5%,“零發案日”132天,實現歷史性突破,群眾安全感滿意度綜合滿意率達到93.9%。

治安好了

發案率就下來了

金碧派出所最近的一起“兩搶”案件發生在2017年7月8日,截至2020年1月9日,金碧派出所已經915天沒有“兩搶”案件接報,因此柳甘泉對此案印象深刻。“凌晨3點,2個網友‘奔現’約見面,后面變成搶奪手機案。”在高清監控探頭的輔助下,這個案子很快就破了。

隨著移動支付手段的發展,近年來,涉及搶奪、搶劫的“兩搶”案件也有所變化,“財物方面的損失一般比較小,大家都不會帶現金出門,一般損失的就是手機和包。但是對受害人而言,受到的驚嚇和對人身安全的憂慮遠超過財物損失。”柳甘泉說,金碧派出所轄區內游客多,一旦發生“兩搶”案件,將直接影響昆明在游客心中的形象。

2019年6月的一天,金碧派出所的一名民警收到一份快遞,里面是一封感謝信和一面錦旗。柳甘泉第一次聽說快遞送錦旗,特意打聽了一番,原來寄快遞的人他曾見過——一名來昆明玩的游客在金馬坊拍完照去吃過橋米線的時候,手機找不到了,辦完案回來的柳甘泉正好看到這名在所里哭的女游客,不過還沒等到天黑,她的手機就通過視頻監控找到了。

這樣的小偷小盜都不是大案,卻是影響社會治安的重要因素,“社會治安好了,‘兩搶’的發案率就下來了。”柳甘泉介紹,早在2009年的時候,金碧派出所轄區內“兩搶”案件以飛車搶奪為主,自從昆明全市推進電動車物聯網工程以來,電動車這一作案工具被“管”住了,不法分子的作案手段也發生了變化。2017年以后,金碧派出所轄區內的“兩搶”案件發案時間從晚高峰人群密集時間推后至凌晨兩三點以后,不法分子打起了“游擊戰”。

治安防控難度加大了,金碧派出所也及時調整應對,加大了夜間巡邏頻次、人數,對夜間獨行的女性和兩人以上結伴而行的男性均予以高度關注,前者保安全,后者控隱患。

對于“兩搶”等案件的慣犯,金碧派出所也有絕招。在視頻監控系統的協助下,只要有慣犯進入轄區,金碧派出所馬上就能知道,“我們派人明著跟,他去哪兒我們就去哪兒。”

不斷擠壓犯罪空間

鋌而走險的人會越來越少

昆明市公安局警令部副主任孫堅曾經是名特警,執行過抓捕、群體性事件、突發事件等任務。他說,“兩搶”案件是社會治安的晴雨表,“搶奪、搶劫是手段較為激烈的犯罪行為,對人民群眾的影響非常大。此類案件,除了財物的損失以外,對群眾的安全感、正常的生活心理的影響和沖擊會很大。”

此外,孫堅認為,“兩搶”案件的防控之所以重要,還有一個原因是,“兩搶”案件是較容易轉化的案件類型,不法分子搶劫財物不成,遇到反抗或社會關注,極可能將搶劫行為轉化為殺人、劫持人質等行為,威脅個人及公共安全。事實上,昆明市也曾發生過由盜竊轉為搶劫,再由搶劫轉為殺人的典型案件。

案件會被偵破,可是安全感一旦有了裂痕,是極難彌合的。“群眾安全感的提升,是全市公安部門綜合性工作成果的體現,不是破了哪個案子就立竿見影出效果的。”孫堅說,在預防“兩搶”案件上,昆明公安機關經歷了從被動應對到主動出擊的理念變化。

昆明市公安局警令部統領全市公安工作,從接報警到指揮調度,在這里能看到大量的數據,人、警車、設備有多少,警務勤務街面見警率提高了多少,一目了然,但如何把高見警率轉化為高處置率是個大工程。

派出所是傳統警務防控的最基礎單元,在此基礎上,昆明市公安局整合全市巡邏防控力量,形成以巡特一體化動態巡邏為主干,以派出所基礎巡邏為延伸,以社會面巡邏防控勤務機制為保障的新一輪巡邏防控勤務新機制,全市巡邏防控的專業力量由2000余人增加到6000余人,巡邏車由195輛增加到388輛,主城區街面每平方公里的警力由2.4人增加到11.6人。

新的巡邏防控機制還打破了級別的限制,任一基礎處置單元均可實現就近調度,派出所能調動的力量除了本所內警力,還有巡特警、騎警。街面警務防控力量的增強帶來的直接效應是,主城任一地點出現警情可實現3分鐘見警,10分鐘全城響應。

孫堅說,作案的難度增大,逃避處罰的難度增大,犯罪所得和風險不成比例,再加上大數據手段的輔助,連躲藏區域都能精準分析,犯罪空間被不斷壓縮,鋌而走險的人會越來越少。

輕便摩托巡邏隊

保障“最后一米”的安全

無論從區域面積還是流動人口數量上看,昆明市官渡區都是“兩搶”案件的防控重點。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曉東派出所轄區內有汽車配件、五金、建材、家具、防水涂料等大型批發市場45個,城中村10個,居民小區6個。最新的摸排數據顯示,轄區內納入公安管理系統的有近7萬人,其中常住人口僅1萬多人。

從以往的經驗來看,“兩搶”案件的犯罪人員多為無業人員,大部分作案人年齡在20歲左右,男性偏多。而曉東派出所轄區內有大量外來務工人員,轄區內城中村多,市場多,基礎設施建設也比主城區薄弱,客觀上具備“兩搶”案件的滋生條件。

曉東派出所所長楊雪松介紹,近年駕車搶劫類案件的發案率大幅下降,轉而變成以視頻、聊天軟件等社交平臺上約架、進而劫走對方財物的案件類型為主,“我們轄區內外來務工人員比較多,很多未成年人家庭教育缺失,迷戀游戲、視頻社交,容易約架,在法律認知上也有偏差,認為只有雙方不認識的情況才算搶劫。”

楊雪松說,因為轄區內市場多、城中村多,對案件的偵破也造成一定影響,不法分子實施侵害以后,城中村、批發市場成了藏匿的首選區域。而這些區域里魚龍混雜,道路四通八達,監控力量薄弱,給了犯罪分子可乘之機。

為了解決這個短板,曉東派出所與市場、商鋪、村民反復協調,實現了市場監控全覆蓋,還動員轄區內各單位加裝了100多個高清監控探頭,“原來市場里雖然有視頻監控,但為了安全考慮,市場里夜間要斷電,一斷電監控就斷了。后來經過協調,我們將監控電路改接到村內公共線路和周邊商鋪里,保證了實時監控。”

這些監控不負眾望,楊雪松注意到,監控全線覆蓋以后,出現在鏡頭里的作案人戴起了鴨舌帽、口罩、頭盔,甚至穿上快遞員的衣服以作偽裝,“說明我們的監控確實是有威懾力的。”楊雪松說,在早前的一些案件中,他看到過一些作案人在搶劫得逞以后的張狂樣子,“騎摩托車的時候雙手撒把,有些甚至會停下來,向受害者比手勢,故意挑釁。”現在,這些情形都看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不法分子畏畏縮縮、抱頭鼠竄的身影。

在全市三級巡邏防控勤務機制的構建下,官渡區街面防控警力大幅提升,但在批發市場、城中村內實施抓捕仍然有短板,巡邏車進不去,騎警摩托太大也不便在人流中穿梭,靠人力追逐速度慢,容易讓犯罪分子逃脫,為了解決這個抓捕難題,曉東派出所專門成立了摩托車專職巡邏隊,11輛輕便型摩托可以載著32名巡邏隊員穿街過巷,曉東派出所的治安巡邏防控力量深入到轄區的“最后一米”。5.3平方公里,11個巡邏防控區,民警、輔警摩托巡邏隊、市場單位的保安人員、村民小組護村隊,曉東派出所通過做工作彌補了轄區天然的短板。

涉及民生無小案,營造群眾安全感無小事,昆明市公安機關通過整體防控、綜合施策,一體化推進打防管控各項工作,在2019年全市“兩搶”警情132天零接報的基礎上,不斷推動社會治安持續向好。(昆明日報 記者辛亞潔

彩金彩票网站 配资账户怎么开户 益配资 中首投资 持有的股票融资融卷是利好了吗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m.10jqka.com.cn 双色球 3d开机号 老11选5 浙江11选5 浙江11选5 持仓成本价越低越好 吉林快3 重庆快乐十分 3d试机号 浙江快乐彩 慧投金融配资